撰文|黃子恩(臺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研究所碩士)

室谷早子 入選 臺展第6~8回,府展第1~4回
總督賞 府展第3回《大海海岸》;特選 府展第3回《大海海岸》

圖 / 鄭辰穎

一張在《臺灣日日新報》的全身黑白照片(註1),作品也僅見於臺府展圖錄中的幾幅黑白照片,這是先前臺灣研究者對室谷早子的印象。撰寫本文之際,筆者苦惱多時,某日在日本古書拍賣網站,不經意發現一本《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腎上腺素傳達至顫動的手指,趕緊下標購買,書籍飄洋過海,抵達臺灣土地那刻,也揭開從畫壇上初試啼聲的室谷早子,到美術教育家室谷早先生之謎。

嶄露頭角的室谷早子

1913年出生在南投街的室谷早子,畢業於南投尋常高等小學校,後移居臺北,就讀第一高等女學校,在校期間為一名網球好手。

圖1、第一高等女學校網球部成員合影,前排左二為室谷早子。
(圖片來源:翻攝自《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頁7)

畢業後任職於鐵道部運輸課,也進入鹽月桃甫的民間繪畫團體「京町畫塾」。畫塾習畫一年,便以《植木棚》入選第六回臺展,被視為有天分的畫家(註2),繼《植木棚》之後,室谷早子在1933、1934兩年分別以《靜物》為題材,連續入選第七、八回臺展。

圖2、室谷早子,《植木棚》,1932年,入選第六回臺灣美術展覽會
(圖片來源:第六回臺展圖錄)

《植木棚》以父親做的棚架為繪畫題材,在15號F(65×53cm)的畫布上,以一棵超出畫面的樹置於畫面右側、兩個棚架一高一低、一前一後,建構畫面空間感。兩層棚架,前為五盆、後放置六盆植栽,每株植物、盆的大小、形狀皆不盡相同,使畫面平穩又顯得生氣盎然。室谷早子接受《臺灣日日新報》的訪問提到,這幅作畫時間起步很晚,一直畫到16號交件日早上才完成,入選第六回臺展,鹽月先生一定會很高興!(註3)

題材之轉變——原來是為「愛」赴日

在鹽月桃甫的京町畫塾裡,約三十名學生中,室谷早子常與畫塾中的福井敬一、沖清次、野村田鶴子相處,相約星期日於大稻埕、北投、草山、板橋等處寫生,一同討論、練習,相互交流、激勵,也去電影館、喫茶館遊玩。四人更共同入選第八回臺展。隨著福井敬一赴日的激勵,讓室谷早子追求心之所向——對繪畫的熱情。無視家庭對婚姻的期待與無經濟支援,於1937年隻身前往日本,就讀東京女子美術專門學校。

圖3、板橋林家寫生之日。左起:野村田鶴子、室谷早子、沖清次、福井敬一。(圖片來源:翻攝自《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頁13)

到了日本,僅管生活艱辛,只要能夠畫出好的作品,都能忍受,1938年《靜物》入選第一回府展、1939年《貝がら》入選日本第十四回国画会展。(註4)尤其1940年《大海海岸》獲第三回府展特選、總督賞,此畫令立石鐵臣感動許久,吳天賞與楊三郎讚賞此畫的力道,從畫作中能見到室谷早子的努力與用心,雖然岩石部分有浮動感,但只要繼續努力,能有好的表現。(註5)

《大海海岸》的「大海」,究竟是哪裡呢?

海、海岸、岩石、海浪、赤腳、太陽、天空、船、漁船、海、波浪,
我無法不描繪它,太海的岩石結構很好。
(註6)

——室谷早日記,昭和19年(1944年)5月15日

崎嶙怪狀的岩石結構,彷彿海獅般的奇岩伏於畫面左前方,室谷早子筆下的《大海海岸》,根據其日記,「大海」描繪的應是「太海」,太海為日本千葉縣房州名勝,為什麼在東京讀書的室谷早子特地到千葉縣描繪海呢?或許從現存多幅以海為主題的圖像可看出對太海的愛。

圖4、室谷早子,《大海海岸》,1940年,入選第三回府展特選、總督賞
(圖片來源:第三回府展圖錄)

室谷早子的畫作因戰爭流失或燒毀而僅存黑白圖像,目前唯一一幅關於海的畫作彩圖,雖未知創作年代,但可從此畫一同與室谷早子,感受豔陽下太海的海浪拍打岩石激起的水花和海聲。

圖5、室谷早,《海岸風景》,年代未知。
(圖片來源:翻攝自《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

室谷早先生

1941年女子美術專門學校師範科洋畫部畢業後,任職常磐松高等女學校美術科教諭,1945年戰火使學校付之一炬,室谷早子積極籌建學園,從室谷早子蛻變為備受尊敬的室谷早先生,為學園奉獻一輩子,教育英才,被譽為中興之母,並鑄胸像於校內。

「植木棚的諸位應該變成一棵棵大樹了吧!」

「鹽月先生想必一定會很高興的!」

圖6、1962年的室谷早。
(圖片來源:翻攝自《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
圖7、室谷早胸像
(圖片來源:翻攝自《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頁145)

#名單之後173

註釋:

  1. 〈西洋畫の初入選者〉,《臺灣日日新報》,1932年10月21日,夕刊第2版。
  2. 鷗亭生,〈第六回台展之印象〉,《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上)》,臺北:雄獅圖書公司,2001年3月,頁216。
  3. 〈繪を始めて 丁度一年 室谷早子孃〉,《臺灣日日新報》,1932年10月21日,夕刊第2版。編集部,〈初入選のよろこぴ〉,《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東京:関口研日麿,1991年11月,頁13。
  4. 版画堂,〈近代日本版画家名覧(1900-1945)〉,頁77。http://www.hanga-do.com/img/Hangadomeiran124.pdf
  5. 立石鐵臣,〈府展小感(上)〉,《臺灣日日新報》,1940年10月30日,第4版。〈第三回府展洋畫評論——楊三郎與吳天賞對談〉,《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上)》,頁277。
  6. 《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頁37。原文:「海が描きたくなりたり。海、海岸、岩、波、素足、太陽、空、船、漁船、海、波、たまらなく描きたし、太海の岩で結構なり。」

參考資料:

  1. 《美と愛:室谷早先生の生涯》,東京:関口研日麿,1991年11月。
  2. 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上)》,臺北:雄獅圖書公司,2001年3月。
  3. 王淑津,《南國‧虹霓‧ 鹽月桃甫》,臺北:文建會,2009年11月。
  4. 栗林明弘,創立記念日にあたって~学校の歴史の話~,トキワ松学園小学校網站:http://www.tokiwamatsu.ed.jp/9233(點閱日期:2021年11月4日)
  5. 版画堂,近代日本版画家名覧(1900-1945),頁77。http://www.hanga-do.com/img/Hangadomeiran124.pdf(點閱日期:2021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