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劉錡豫(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陳英聲 入選 臺展第3回 第4回

圖 / 林嘎嘎
陳英聲,《大連老虎灘》,1928,水彩紙本,私人收藏

臺北市蓬萊公學校訓導陳英聲君,素於書畫音樂,深有趣味,就中水彩畫尤為其得意者。……聞君將利用今年夏季,學校休課。歷游內地及滿鮮地方,為寫生旅行。(註1)

1928年的5月,《臺灣日日新報》上刊載一則報導,講述一名臺灣公學校教師陳英聲(1898-1961),決定趁著暑假期間前往日本、朝鮮及滿洲(中國東北)等地進行寫生旅行。陳英聲除了是一名任教近十年的學校老師,擅長音樂、繪畫的他,同時是當時兩大新銳美術團體-七星畫壇及臺灣水彩畫會的成員之一。

知道這位前途明朗的教師畫家決定展開壯遊後,記者感慨道:

吾臺灣藝術正興,有志斯道者,方孜孜汲汲,冀臻絕妙之域,樹別幟於海東。故此舉之贊同者,當不乏其人也。(註2)

旅行,是最好的學習。陳英聲滿載眾人的期待載筆遠行。然而,是什麼因素讓這位畫家決定前往東北亞?

此時的東北亞,包含朝鮮、遼東半島(關東州)在內,都屬於日本統治,在交通、語言上有著良好的旅遊條件。雖說如此,一直以來卻鮮少有臺灣畫家前往。少數者如楊三郎,曾在1927年前往東北哈爾濱寫生旅行,並以描繪當地風景的《復活節時候》入選臺展。

有別於地處亞熱帶海島的臺灣,東北亞有著截然不同的風光景色,對陳英聲而言,處處充斥著全新的畫題。加上他的繪畫啟蒙老師石川欽一郎,也曾到訪過中國東北,寫生當地風景,並呈獻日本皇室。種種因素,或許是陳英聲會決定跟隨老師的腳步,前往東北亞寫生旅行的原因吧!

石川欽一郎,《牛莊》,1905,水彩紙本,郡山市立美術館藏。這件作品取景自中國東北遼寧的牛莊鎮。

從朝鮮到滿洲

從時間點來看,陳英聲或許是日治時期最早前往朝鮮寫生旅行的臺灣畫家之一。然而,有關這趟對臺灣美術史意義非凡的旅行,過去我們所知甚少。不過在家屬數十年來悉心保存的陳英聲作品中,有一批與此次旅行有關的水彩畫值得我們注意。

首先,這些作品的背後,除了註明每幅畫的取景地點,皆蓋有日本下關驛出張所、門司稅關的出境許可印章,日期為昭和3年(1928)7月16日,可知陳英聲大約是在7月中旬從日本九州門司港離開。

陳英聲,《朝鮮金剛山九龍淵》畫紙背面的稅關印章及署名。

再來,在畫面的底部角落,陳英聲以月、日為單位,標註每幅畫的創作時間。彷彿將畫紙當成日記一般,詳細記錄路途所見的風光美景。

根據這些日期,我們得以更進一步梳理他的旅遊行程。其中,日期最早的是標註「1928.7.29」的《金州斜陽》,此畫描繪的是遼東半島的金州古城址。構圖上似乎受到石川欽一郎的道路風景畫影響,層次分明。且山林清麗多彩,筆觸迅捷率性。

陳英聲,《金州斜陽》,1928,水彩紙本,私人收藏。

陳英聲與藍蔭鼎的《練光亭》

8月初,陳英聲來到朝鮮平壤,以17世紀建造於大同江畔的名勝古跡「練光亭」為對象,分別完成《平壤大同江》(1928.8.5)、《平壤練光亭》(1928.8.6)兩件作品。

有趣的是,石川欽一郎另一位高徒-藍蔭鼎同年入選臺展的《練光亭》(1928),構圖與陳英聲的《平壤練光亭》如出一轍,且畫作角落同樣標註日期「1928.8.6」。

由於當時報導提到,藍蔭鼎亦曾在暑假期間,前往日本、朝鮮、中國等地遊歷寫生,因此以兩人交情之深,極有可能同行前往。不禁令人猜想,他們一同佇立在波光粼粼的大同江旁,望向眼前美景時,心中有何感受?是否覺得北地的江岸風光與故鄉有所不同?

陳英聲,《平壤練光亭》,1928,水彩紙本,私人收藏。
藍蔭鼎,《練光亭》黑白影像。第2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
陳英聲《平壤練光亭》的簽名及標註日期
藍蔭鼎《練光亭》的簽名及標註日期

陳英聲與藍蔭鼎不僅都曾師事石川欽一郎,兩人還同為臺灣水彩畫會的成員,他們的交情不只體現在《練光亭》。從前者家屬悉心保存的老照片中,可以看到陳英聲及藍蔭鼎曾在1930年代前往屏東大武排灣族部落寫生。除此之外,兩人也留下一系列取材當地風光的水彩作品及速寫。

他們的足跡遠至日本、朝鮮及滿洲,將東北亞各地的名勝古蹟、自然風景盡收筆下。隨後又深入南臺灣的山地,回頭關注臺灣自己的原始文化。這些旅人遊走在東亞各地寫生、取材,激盪出繽紛的美術史面貌。

但有別於藍蔭鼎,陳英聲在戰後於畫壇中銷聲匿跡,留下許多美術史上待解的疑問。在這些謎團撥雲見霧以前,吾人只能透過這些作品及殘存的照片,拼湊出陳英聲在1928年這趟東北亞之旅。遙想當年,意氣風發的畫家,心懷「冀臻絕妙之域,樹別幟於海東」之志,登上駛往大連港的甲板,望向一望無際的滿洲大陸。

陳英聲與藍蔭鼎(右)合影,私人收藏。

#名單之後130

  1. 〈發起水彩畫囑繪〉,《臺灣日日新報》,1928-05-21夕刊(版4)。
  2. 〈發起水彩畫囑繪〉,《臺灣日日新報》,1928-05-21夕刊(版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