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陳坤毅(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理事)

曾添福 入選府展第5、6回

回顧臺南戰後初期的美術發展史,有一位畫家的名字雖然常被提及,但與其相關的資料幾乎付之闕如,彷彿消失了一般。他就是與郭柏川、顏水龍、謝國鏞等畫家發起臺南美術研究會的曾添福,不僅曾擔任該會理事,後來還參與臺灣南部美術協會的籌備。照理說在美術圈應該頗為活絡的曾添福,如今所見之作品也僅有畫冊中的幾幅黑白圖像而已,當中究竟是發生了什麼轉變呢?

曾兩度入選府展的畫家曾添福
資料來源:《南臺灣人物誌》

畫筆下的府城西洋風韻

先從曾添福在日本時代開始揚名的畫作談起,皇民化政策下改名佐佐木福四郎的他,1942年以〈朝の庭園〉首度入選第五回臺灣總督府美術展覽會,隔年作品〈綠蔭〉又再度入選第六回的展覽會。這兩幅西洋畫所描繪風景的共通處,在於取景場域皆位於臺南神學院中,並且都將巴克禮牧師館與甘為霖牧師館作為表現之題材。

1943年入選第六回府展的〈綠蔭〉
(資料來源:第六回府展圖錄)

〈綠蔭〉是從甘為霖牧師館後方(西北側)一隅往東看向巴克禮牧師館的取景,〈朝の庭園〉則是在甘為霖牧師館前方(東南側)一隅往北看向巴克禮牧師館,近似於陳澄波〈新樓風景〉的視角。兩棟呈現陽臺殖民地式樣的洋樓,遮陽外廊的連續拱圈為主要元素,並融合臺灣傳統建築常見的屋頂形式及材料。儘管曾添福的兩幅畫作主角都是巴克禮牧師館,不過前景甘為霖牧師館被描繪到的細節更引人入勝,像外廊欄杆的分割、後側院門的造型、圍牆酒甕的裝飾,都是表現臺灣在地風情的特徵,而拱圈開口的紗網與木條則是避免蚊蟲侵擾之設施。

1942年入選第五回府展的〈朝の庭園〉
(資料來源:第五回府展圖錄)
畫家陳澄波完成於1941年的〈新樓風景〉
(資料來源: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身為臺灣文化古都的臺南,富有漢人文化語彙的地方景緻,無論是日籍還是臺籍畫家,不少作品皆可見相關取材。然而散發西洋風情與古老氣息的臺南神學院,則是府城印象裡的另一番韻味,臺展與府展入選的畫家中除了曾添福外,尚有陳澄波、廖繼春、伊藤正年、宮本憲武等人之畫筆勾勒過此處的風景。

甘為霖牧師館(左)與巴克禮牧師館(右)昔日影像
(資料來源:University of Birmingham)

漆出另一種色彩的美術生涯

出生臺南的曾添福,曾赴汕頭就讀美術專科學校,日本時代除了入選府展外,1943年也以會友的身份參與第九屆臺陽美術展覽會。戰後身為南美會創始元老的他,曾於1954年的第二屆南部展中展出作品〈風景〉, 兩年後卻旋即退出了南美會, 似乎自此後就已不見其在美術圈的活動蹤跡。

1952年南美會成立時發起人的合影(第三排中央者為曾添福)
(資料來源:《氣質.獨造.郭柏川》)

根據文獻記載,曾添福其實自幼就已具優秀的油漆技術,美術專科學校畢業後,返臺設立日光化學研究所,期間還分設肖像傳授所,培育英才不少。爾後尚經營有日美商號承包油漆工程,足跡曾遍及全臺各界,最終創設中西造漆廠,並發起臺南市油漆工程商業同業公會,並擔任理事長,是臺灣以該行業成立公會的嚆矢。

曾添福在油漆事業闖出的一片天,可能也是使其逐漸淡出美術圈的原因,將主要心力放在業務的經營上,曾被稱為「化學美術家」的他,在業界中之聲望可想而知。早期大部分油漆工程應與看板的設計、繪製密切關聯,或是建築的裝潢粉刷,不過因為時代變遷造成手繪看板式微,加上建築的裝潢粉刷不似一般畫作會留下簽名,故實在很難追尋曾添福當年的油漆工程作品,只能期待也許哪一天有機會在街上和他繪製的看板打照面。

#名單之後118

參考資料:

黃冬富,《南部展:五○年代高雄的南天一柱》(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2018),頁91。

劉怡蘋,《臺灣美術地方發展史全集─臺南地區》(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2004),頁112。

吳巍,《南臺灣人物誌》(臺中:東南文化出版社,1956),頁55。

黃才郎,《臺灣美術全集第10卷—郭柏川》(臺北:藝術家出版社,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