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陳坤毅(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理事)

歲田亨 入選 臺展第7、9回,府展第2回

圖 / 鄭辰穎

2017年高雄市與日本熊本縣締結為共同友好城市,希望擴大城市外交,不過雙方應該都沒發覺到在八十五年前,曾經有位來到港都的九州男兒,以畫筆描繪下高雄風景,初次獲得臺展肯定後便正式出道,開啟斜槓畫家人生,可說是他美術生涯裡的重要一站。

1933年入選第七回臺展的〈風景〉
(資料來源:第七回臺展圖錄)

然而,這位出生於熊本縣天草群島的歲田亨,一開始其實是學醫的呢!

1927年歲田亨自第七高等學校畢業後,隨即進入九州帝國大學(今九州大學)醫學部就讀,並於1931年取得學士試驗合格,留在該校的附屬醫院(今九州大學醫院)成為醫員,還擔任九州帝國大學的副手(助手),(註1)以及醫學部產婦人科教室的勤務。

南方艷陽滋養的美術新芽

經過九州帝國大學一年多的工作歷練,1932年9月歲田亨來到日本帝國最南境的官立醫院——高雄醫院,不僅擔任該院的醫務囑託,還被任命為產婦人科主任及看護婦講習所講師。(註2)或許是在秋日時光中,受到當時臺灣美術展覽會與高雄州學校美術展覽會相繼開展的氛圍感染,曾在帝大時期因興趣參與校內美術會的歲田亨,(註3)逐漸在南國養份浸潤下扎根異地。

總督府高雄醫院外觀
(資料來源:廖明睿提供)

1933年第七回臺展開始收件,歲田亨在思考一番過後,鼓足勇氣初次投稿,本來對三件送出作品不抱太高期望的他,竟以其中一幅〈風景〉入選展覽會。(註4)〈風景〉取景於旗後町的天后宮附近街道,昔日萬商雲集的市街可說是打狗發祥地,櫛比鱗次的樓宇在沒落後漸顯老態,耀眼的紅磚與斑駁的白灰,加上有別於日本慣用的漆料色彩,引起歲田亨的興趣而成為其畫中景緻。

豔陽下充滿濃烈南國色調的旗後半島,曾引來石川寅治、鹽月桃甫、小澤秋成、松ケ崎亞旗、廖繼春、張啟華、范洪甲等畫家到此創作。1935年歲田亨二度入圍臺展的〈港の夕景〉即是從哨船頭丘上遠眺旗後半島,與小澤秋成的作品取景位置類似,當時被評為不錯的作品,「對岸與近景的樹木具奇幻效果,可惜房屋的處理上似乎有點問題」宮田彌太郎如此說道。(註5)

1935年入選第九回臺展的〈港の夕景〉
(資料來源:第九回臺展圖錄)
小澤秋成於1933年繪製的〈高雄市濫觴の旗後〉
(資料來源:串門文化提供)

爾雅卻不羈的文青本色

持續精進的歲田亨,參與了標榜前衛藝術精神的臺灣美術聯盟,在1936年第二回展覽會中獲得聯盟獎勵賞,(註6)他展出的數件作品中,有《月と姉弟》文學作品的主題畫,以及被評為較其他作家更能掌握感覺的〈花〉,還有無視形體呈現單一色彩觀念的〈繪畫〉。(註7)歷經突破寫實框架的過程後,從1939年歲田亨入選第二回府展的〈草花〉裡能明顯察覺與前期入選作品之差異,自由放逸的筆觸與濃淡得宜的色感,奠定其往後繪畫創作的基調。

1939年入選第二回府展的〈草花〉
(資料來源:第二回府展圖錄)

「明日あたり毀たれるならむ壁土の今日を惜しみと絵にかきにけり
何事も云ふべく止めよ戸を閉ぢて天地に祈る罪深き身は」
(註8)

——歲田亨,一九三四年(註9)

除了繪畫方面的興趣,1934年歲田亨還加入高雄的短歌會「海響社」,(註10)經常出席歌會活動,並有作品發表於該社刊物,1939年又另外參與新成立的短歌會「紅樹社」,(註11)儘管短歌作品不多,仍每月為刊物《紅樹》繪製封面,(註12)他滿溢的文青氣息可想而知。

1939年間歲田亨為刊物《紅樹》繪製的封面
(資料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典藏)

1940年歲田亨以家庭因素為由,辭去高雄醫院的醫長職務後歸鄉。(註13)戰後他在西都市開業,由於初抵臺時就被臺展審查員鹽月桃甫的魅力所吸引,一直很仰慕這位大師的風采,故浪漫地選於鹽月桃甫的故鄉落腳。(註14)後來以水彩畫發展為主的歲田亨,成為日本水彩畫會會員,以「サイタ亨」之名參與各項展覽,曾榮獲厚生大臣賞,不光創立了宮崎縣水彩畫會,更擔任日本醫家美術人協會會長,(註15)他眾多抽象表現的畫作,在日本水彩畫史上留下一抹令人難忘的色彩。

歲田亨描繪花的水彩作品〈あねもね〉
(資料來源:みぞえ画廊提供)
歲田亨與其立體化創作合影
(資料來源:《サイタ亨画集》)
歲田亨豐富的抽象畫作品
(資料來源:《サイタ亨画集》)

#名單之後161

註釋:

  1. 唐澤信夫,《臺灣紳士名鑑》(臺北:新高新報社,1937),頁47。
  2. 「歲田亨任醫院醫長、七ノ九、高雄醫院」(1935-08-01),〈昭和十年七月至九月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高等官進退原議〉,《臺灣總督府檔案.進退原議公文類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典藏號:00010083046。
  3. サイタ亨,《サイタ亨画集》(東京:三彩社,1968),無頁碼。
  4. 〈壁の色に興味を覺えて 歲田亨氏語る〉,《臺灣日日新報》,1933年10月25日(第7版)。
  5. 〈東洋畫家の觀た 西洋畫の印象〉,《臺灣日日新報》,1935年10月30日(第6版)。
  6. 〈臺灣美術聯盟の展覽會開く〉,《臺灣日日新報》,1936年4月11日(第9版)。
  7. 〈第二囘美術聯盟展 純粹繪畫には未だ遠い〉,《臺灣日日新報》,1936年4月16日(第4版)。
  8. 注釋:或許在明天便會轟然崩毀的牆土,我為此惋惜而提起畫筆。就別再多說了吧!我這副閉門向世間神明祈求寬恕的罪孽深重之軀。
  9. 海響社,〈海響三月集 其一〉,《海響》,2(3)(1934),頁1-6。
  10. 岡崎春治,〈新會員介紹〉,《海響》,2(2)(1934),頁21。
  11. 春田操,〈紅樹社第一回歌會〉,《紅樹》,1(1)(1939),頁16。
  12. 渡部誠,〈前號秀吟抄〉,《紅樹》,1(8)(1939),頁14-15。
  13. 「歲田亨(陞敘高等官五等;依願免本官;七級俸下賜;事務格別勉勵ニ付金六百二十圓ヲ賞與ス)」(1940-04-01),〈昭和十五年四月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高等官進退原議〉,《臺灣總督府檔案.進退原議公文類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典藏號:00010103034。
  14. 石井秀隣,〈宮崎県の美術史について〉,《宮崎県文化講座研究紀要》,35(2008),頁63-70。
  15. 瀬尾典昭,《近代日本水彩画一五〇年史》(東京:国書刊行会,2015),頁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