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李知灝(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副教授,兼圖書館藝文中心主任)

盧雲生
入選 台展第6~9回;府展第2~4回
特選、台展賞 台展第8回〈梨子棚〉(盧雲友)

漫畫 / 林嘎嘎

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
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

這首台語〈搖籃歌〉是許多民眾耳熟能詳的樂曲,由知名音樂家呂泉生作曲,其台語歌詞則是嘉義知名畫家盧雲生所作。

盧雲生(1913-1968),原名龍江,別名雲友,嘉義人。1921年就讀嘉義公學校(今嘉義市崇文國小),在學期間晚上與前清秀才林植卿學習漢文。公學校畢業後還到著名律師詩人賴雨若的「壺仙花果園修養學會」學習北京話與英文。1930年成為「書畫自勵會」學員,從林玉山先生學習繪畫,同學有李秋禾、黃水文、林秀山、高銘村、江輕舟、楊萬枝、徐清蓮等人,其後也加入「春萌畫會」。1932年以〈佛果〉(釋迦)入選第6回台展,其後更6次入選台府展,〈蓮霧〉(1933)、〈梨子棚〉(1934)、〈紅蓖麻〉(1935)、〈春〉(1939)、〈佳果早熟〉(1940)、〈清晨〉(1941)。其中〈梨子棚〉更獲得第8回台展的特選、台展賞,在此之前嘉義地區獲得台展賞的東洋畫畫家僅有林玉山(第4、第6回台展),更顯現盧雲生在繪畫上的精進,使其脫穎而出獲得台展賞的肯定。

圖1:盧雲生與其畫作〈梨子棚〉。來源:《畫家詩人盧雲生回憶錄》,(台北市:田園城市文化事業,2010.07),頁44。

日後其師林玉山曾撰文陳述盧雲生在台展、府展二時期繪畫境界上的改變,認為在台展時期「專心於寫實的表現」,「表達出對於環境自然忠實的反應」,並認為「這些題材均為暇時,雲遊名儒賴壺仙先生花園,在花果樹下穿梭而獲得之畫意」。府展時期則「漸脫離形象的寫實,而重境界的追尋。由自然外貌之認識而轉入內在的追求,及改變造型的試作時期」。(註1)由此可以看到當時嘉義地區的藝文環境,對於盧雲生畫家生涯的養成有相當大的助益。在戰後,盧雲生也寫詩緬懷當時在賴雨若「壺仙花果園修養學會」的光陰與園中景物。其〈光復後重遊壺仙花果園〉詩中就說到:

名園重見劫餘年,花果成林歲幾遷。芳草有情依舊綠,春風無恙憶前賢。蓮池菊徑懷人地,豆架梨棚賞月天。終古傳經遺史跡,諸羅千載仰壺仙。(註2)

由此更可見他對壺仙花果園的情感,以及對於賴雨若的回憶與感謝。在戰後回到園中,看著當時的蓮池、花徑、豆架與梨棚(很可能就是台展特選作品所描繪者),回想這過去在園中讀書的過程。

圖2:〈梨子棚〉,第8回台展特選、台展賞。來源:第8回台展圖錄。

除了畫(繪畫)、詩(漢詩)之外,盧雲生在戰後更跨足作詞的領域。上述這首由呂泉生譜曲的〈搖籃曲〉,是在1945年呂氏在戰爭末期美軍空襲台灣期間,思念老家妻兒所譜出的曲,是台語囝仔歌旋律化的開端。1949年盧雲生至台北靜修女中任教,與呂泉生結識而受其所託撰寫台語〈搖籃歌〉的歌詞。這首〈搖籃歌〉,台語歌名則是〈搖嬰仔歌〉,整首歌詞為:

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搖子日落山,抱子金金看,你是我心肝,驚你受風寒。一點親骨肉,愈看愈心色,冥時搖伊睏,天光抱來惜。同是一樣子,那有兩心情,查埔也著惜,查某也著成。細漢土腳爬,大漢欲讀冊,為子款學費,責任是咱的。畢業做大事,拖磨無偌久,查埔娶新婦,查某嫁丈夫。痛子像黃金,成子消責任,養到恁嫁去,我才會放心。(註3)

在歌詞裡展現父母對子女的關愛。從嬰兒時期就希望孩子好好長大,擔心其受寒生病直到成長的心情。當中也展現台灣自1930年代以來對男女平等的進步思想,強調同樣是孩子,男女都要疼惜的心情。直到孩子學成畢業,各自成家立業,做父母者才能放心的期盼。

圖3:盧雲生中年照片。來源:《畫家詩人盧雲生回憶錄》,(台北市:田園城市文化事業,2010.07),頁29。

此後,盧雲生也和不同的作曲家合作,創作出〈紅薔薇〉(華語版歌詞、郭芝苑作曲)、〈夜〉(林福裕作曲)、〈青天進行曲〉(呂泉生作曲)、〈荷花〉(劉克爾作曲)等作品。

圖4:盧雲生晚年全家福照。來源:《畫家詩人盧雲生回憶錄》,(台北市:田園城市文化事業,2010.07),頁30-31。

從繪畫到漢詩、作詞,盧雲生的藝文創作讓我們看到藝術家發揮自身才華不只侷限在繪畫上,更可以多元的樣貌留下讓後世傳誦的文化寶藏。

#名單之後133

註1 林玉山〈悼念雲生君〉,收於《畫家詩人盧雲生回憶錄》,(台北市:田園城市文化事業,2010.07),頁12。
註2 見《鷗社藝苑三集》(嘉義:鷗社,1954),頁95
註3 施慧明〈詩人畫家盧雲生〉,收於《畫家詩人盧雲生回憶錄》,(台北市:田園城市文化事業,2010.07),頁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