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B. Tea

撰文│陳坤毅(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理事)

腰塚靄岳 入選 臺展第1回

歷屆臺、府展的西洋畫部中,可以發現許多以高雄風景為題的畫作,內容大部分是描繪港口碼頭與聚落市街,是昔日許多洋畫家熱愛取材之所在,然而東洋畫部卻幾乎不見,僅在第一回臺展中可以看到唯一的〈高雄風景〉雙幅作品,是出自南畫家腰塚靄岳之手。

入選第一回臺展的〈高雄風景〉雙幅作品其一
(資料來源:《第一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

江戶時代的日本,由於德川幕府的崇儒政策,全國熱衷於漢學,在這股潮流下,明末南宗畫派也盛行了起來,往後逐漸發展成日本的南畫脈絡。又被稱為文人畫的南畫,是講究氣韻生動的水墨畫流派,以寫意、抒發為主,不過後期興起的新南畫運動,開始打破文人畫題材的框架,嘗試寫生、寫實的觀念,同時也影響了臺展作品的呈現,可以看見一些南畫融入具地方色彩的元素。

造訪南國的南畫家

1869年腰塚靄岳出生於栃木縣藤岡町的城山,本名滝一郎的他自幼就喜愛繪畫,曾任教於藤岡尋常高等小學校。腰塚靄岳在21歲那年辭去教職,到田沼町(今佐野市)拜師南畫名家王欽古,(註1)經過兩年的學習後,以南畫家的身分回到故鄉繼續擔任小學校教師,而「靄岳」可能是在南畫浸淫下,所誕生出充滿意境的名字。

擅長描繪山水與人物的腰塚靄岳,一開始從地方優秀畫家,(註2)慢慢地成長為獨立大家,(註3)1927年參加第一回臺展時,也被歸類是職業畫家。(註4)不過似乎他主要活動範圍應該都在日本,又是在什麼樣的因緣際會下,參加了當年臺灣美術界的一大盛事呢?

入選第一回臺展的〈高雄風景〉雙幅作品其二
(資料來源:《第一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

根據《第一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所記載腰塚靄岳的住所,位於湊町一丁目一番地的鐵道部官舍,其實是在鐵道部運輸課擔任僱員的腰塚亮一(註5)居住地,他來臺灣有可能主要是遊玩或探親,因此暫時下榻於其子的宿舍內,正好躬逢第一回臺展舉辦的盛事。

最後留下的作品?

腰塚靄岳入選的作品〈高雄風景〉以雙幅呈現,其中一幅描繪的主題為舊城東門,第一眼會注意到荒廢城門上有燕尾翹脊的城樓,城牆後方是林相錯落有致的龜山,林間還可以看到龜峯巖(天后宮)的殿宇,而視線慢慢在城門洞蜿蜒出的小徑引導下,與護城河交織於正要過橋的農夫前,像是表達著一種出世與入世的意境。

舊城東門舊貌
(資料來源:《臺灣鐵道案內》)

另一幅畫作則應取材自當時甫名列臺灣八景的壽山,以筆觸疊加構成濃淡相宜的青嶂墨色,並有白波點綴其中,翠靄氤氳滿一山的景緻彷彿與人間相隔,而山坳處的兩棟建物,可能就是東宮行啟時皇太子曾下榻的壽山館,簡單勾勒的線條使其融入山景,似乎寄託著文人隱居般的理想。

位於壽山山腰的壽山館
(資料來源:水町史郎提供)

1927年10月20日第一回臺展公布入選名單後一個月餘,腰塚靄岳竟在12月2日逝世,(註6)享年61歲的他究竟是在臺灣撒手人寰,還是回到日本才發生憾事,目前尚未有進一步的資料能完整說明,不過登上臺展舞台的〈高雄風景〉,極可能是腰塚靄岳最後遺世的作品,為港都美術發展的眾多洋畫色彩中,添上一抹微微詩意的水墨氣韻。

#名單之後196

參考資料

1. 李欽賢,《日本美術史話》,臺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3。

2. 謝世英,《日本殖民主義下的臺灣美術》,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2014。

註釋

1. UGA美術家研究所,〈全国各地を放浪のすえ佐野に定住した南画家・王欽古〉。資料檢索日期:2022年3月22日。網址:https://yuagariart.com/uag/tochigi17/

2. 帝国絵画協会,《大正五年度現代日本画帝国絵画番付》,東京:帝国絵画協会,1916,無頁碼。

3. 帝国絵画協会,《大正九年帝国絵画番付》,東京:帝国絵画協会,1920,無頁碼。

4. 〈特に目立つ アマチユア 洋畫には少年が多い〉,《臺灣日日新報》,1927-10-28(4版)。

5. 臺灣總督府,《臺灣總督府職員錄》,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1923,頁112。

6. UGA美術家研究所,〈物故日本画家一覧〉。資料檢索日期:2022年3月22日。網址:https://yuagariart.com/artist-labo/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