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余怡儒(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碩士)

平川知道 入選 臺展第6~10回

秋日午後,微風輕送。信步踏入展覽會場,流動的空氣頓時滯化成一室靜謐,襯著百年來的不朽創作,時間和空間彷彿凝結出另一個世界。

「青青,我們從前面走過來,看到了許多以為已散佚的珍貴作品,有鹽月桃甫、陳澄波、黃土水、呂鐵州等知名藝術家,但這幅畫是什麼來歷?這幅作品又是『再發現』了什麼呢?」小春指著立柱後的一幅油畫作品問道。

那是一幅以戎克船為主景之作,畫家細膩多彩地描繪淡水風景,前景駐足的人物凝望著船隻以及淡水河對岸的觀音山,而人物和簽名同樣以黑色來描寫,既是作為點景人物,或許也是觀望山水的畫家對自身的寫照。(註1)

山崎省三,〈戎克船之朝〉,油彩畫布,58.5×71.5cm,1933,國立臺灣博物館藏。

「這是山崎省三的〈戎克船之朝〉,它曾經被裝裱在署名平川知道的畫框之中許多年,一直以來都被誤認為是平川知道的畫作。」

「山崎省三?那個春陽會的?」小春翻看著展覽圖錄,「原來這是他在1933年來臺舉辦個展時的展出畫作,還曾經刊載在《臺灣日日新報》啊(註2)!那平川知道又是誰呢?」

「平川知道從1932年第6屆臺展到1936年第10屆,每年都有作品入選,可說是臺展入選的常勝軍,但畫壇中卻鮮少有他的資訊。」青青翻開為了參觀展覽而事先查找的筆記,侃侃而談。

平川知道,〈靜物〉,1932年。
資料來源:第六回臺展圖錄。

平川於1904年2月出生,本籍鹿兒島,1921年6月自臺北中學校(今臺北市立建國中學)四年級休學,進入臺北市役所財務課任職(註3),之後歷任臺灣總督府遞信局、文教局等中央單位。1937年,34歲的平川轉任地方,歷經臺中州內務部地方課後,轉職大屯郡、能高郡、員林郡等役所庶務課,可說是行政經歷相當完整的公務員,在臺任職直至終戰(註4)。

平川知道,〈家〉,1933年。
資料來源:第七回臺展圖錄。

其日常裡戮力為公,仍不忘參與畫塾活動,精進繪畫技術。1931年4月,參加鹽月桃甫創立的「京町畫塾」,接受素描、油畫等技法指導(註5),隔年第6回臺展即以〈靜物〉入選,後續每年皆有作品入選,其作品主題多為靜物、風景。1935年,任職文教局的平川,更曾陪同臺展審查員藤島武二攀登阿里山,並詳細記錄旅程中的點滴,提到他被臺灣的雄渾山岳之美、永恆不變的日出之燦爛,感動充盈於胸,不能忘懷(註6)。

平川知道,〈靜物〉,1934年。
資料來源:第八回臺展圖錄。

然而,平川的畫於現世皆無所存,臺展圖錄照片中收錄的,也僅是他生平中的五幅作品。在當時代的藝評家眼中,他曾被立石鐵臣評為「有發揮戰鬥精神」(註7), 而後來於朱潮會第一回展覽會中(註8),野村幸一認為:

平川的畫給人一種即興的感覺,畫面很活潑,色彩上卻有病態感。太過鮮豔的配色是讓我嫌棄的原因之一,色彩晦暗一些便是一幅優秀作品。可惜的是,他像是要結合古典派和野獸派畫風,但兩方面都沒有表現得很完整,應專心著力於一種風格就好。他能將材料特質運用得很好,這是許多畫家做不到的(註9)。

平川知道,〈靜物〉,1935年。
資料來源:第九回臺展圖錄。

「平川的畫框和山崎的畫在偶然中結合,讓後世的我們得以再發現,屬於他們各自的不朽故事。」了解了來龍去脈的小春,感嘆著。

平川知道,〈風景〉,1936年。
資料來源:第十回臺展圖錄。

#名單之後125

  1. 蔡家丘,〈旅人之眼-山崎省三戎客船之朝〉,《不朽的青春:臺灣美術再發現展覽圖錄》(臺北:臺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2020.10),頁71。
  2. 〈春陽會員山崎氏の個展 教育會館て〉,《臺灣日日新報》,1933年11月18日,版6。
  3. 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數位化檔案,〈平川知道(任府屬)〉,《昭和十二年一月至三月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判任官以下進退原議》,(000-10252051),頁441-445。
  4. 「平川知道」,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http://who.ith.sinica.edu.tw/s2g.action#。
  5. 〈鹽月善吉氏が 京町畫塾創設〉,《臺灣日日新報》,1931年4月9日,夕刊版2。
  6. 平川知道,〈藤島先生にお伴して〉,《新高阿里山》(嘉義:阿里山國立公園協會,1931.01),頁20-23。
  7. 1936年2月,由鹽月桃甫指導成立的臺灣高等學校美術部,與京町畫塾共同舉辦展覽會,即第9回臺高展與第4回京町畫塾展,展中平川知道〈日月潭〉一作,,被立石鐵臣評為「有發揮戰鬥精神」。見立石鐵臣,〈ぷらんたん美術の魁〉,《臺灣日日新報》,1936年2月8日,版4。
  8. 1936年8月,第10回臺展開設前夕,平川知道、淵上末生、中原正幸、沖清次等臺展西洋畫部新人作家組成朱潮會,並舉辦第一回展覽會,除展示會員作品,亦陳列野村田鶴子、根津靜子、野村澄江等女性畫家之作。見〈第一回朱潮展 十五日より三日間 京町朝日寮で〉,《臺灣日日新報》,1936年8月19日,版3。
  9. 野村幸一,〈秋の美術に魁ける 朱潮展を見て〉,《臺灣日日新報》,1936年8月19日,版5;白適銘編著,《臺灣美術團體發展史料彙編1:日治時期美術團體(1895~1945)》(臺中:國立臺灣美術館,2019.10),頁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