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林晏(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碩士)

横山文子 入選 臺展第7回

圖 / B. Tea

繁華在這裡開放,繁華在這裡凋謝
……看年少的自己,在萬朵燈花裡
從末廣町上走過
像許多人走過時間的薄霧那樣
消失在世界的背面
只留下童謠還在唱:五層樓仔
——辛金順〈林百貨〉
(註1)

〈首次入選者 臺南第一女高有三人獲選 校長大為歡喜〉,《臺灣日日新報》,第七版,1933/10/25。
臺南一高女御園生老師(站立者)、三位入選第7回臺展學生(右起:押見忠子、橫山文子、松井孝子)及其入選畫作之合照。《臺南第一高等女學校本科第十四回畢業紀念冊》(臺南第一高等女學校綠封面畢業紀念冊),1934/03。圖片來源: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

第7回臺展中,臺南一高女(現今臺南女中)大有斬獲,共有3位學生入選。分別為押見忠子的《州廳前》、松井孝子的《雜貨屋》,以及橫山文子的《臺南銀座の夕》(臺南銀座之夕)。臺南州衛生課橫山勇之女(註2)、1907年生的橫山文子當時為四年級學生,她喜不自勝在報導中說道:

這一切都像作夢一樣,如果御園生老師在的話,我想他肯定會非常為我感到高興。入選的作品是夕陽下的臺南銀座,是我在暑假完成的畫作。因為喜歡畫畫,我時常創作,更是受到御園生老師諸多指導,真的十分開心,但我還需要更加努力學習才行。(註3)

橫山提到的御園生老師,本名御園生義太,多以藝名(咦?)御園生暢哉,參與了十五回臺府展,為臺府展常勝軍。御園生1928至1944年於臺南一高女執教,長期生活在臺南的他,用畫筆紀錄南方之都的日常風景,這樣的習性也感染了學生們,紛紛在這座都市遊走寫生。橫山文子便是其中之一,當時他家住在末廣町一ノ四六,林百貨附近小巷弄內。(註4)大概可以想像,橫山藉由暑期的傍晚時分,在夕陽下的臺南銀座徘徊蹓躂,默默倒數,等待林デパート(林百貨)的外牆燈亮,劃破餘暉暮靄的霎時,準備迎接夜晚的喧嘩熱鬧。

日治時期臺南銀座亮燈時的風貌。《臺南商業學院卒業帖》,1934。圖片來源:王子碩提供
橫山文子,《臺南銀座の夕》,1933。圖片來源:第七回臺展圖錄

臺南銀座燈火熠熠的傾刻,被少女濃厚且略顯粗獷的筆觸,凝結捕瞬。尤其在整片暗色調佈局中,幾道如瀑布跌水般的明亮色塊一字排開,將尋常路燈描繪得如此氣勢恢弘、筆筆到位。橫山以變形手法處理街道上的人群,製造出活潑、走動的樣態,以及建築物佔據大半畫面、前景為街道空間的營造對比,皆是師承御園生的風格表現。

御園生義太,《廟前》,1928。圖片來源:第二回臺展圖錄
御園生暢哉,《路》,1934。圖片來源:第八回臺展圖錄

目前僅知1934年橫山從臺南一高女畢業後,於1941至1944年於臺南私立和敬女學校(現今私立光華高中)擔任教職。(註5)從《台南一高女綠ケ丘同窓会員名簿》得知橫山文子戰後返日,到鄰近本籍岐阜縣的愛知縣半田市居住。(註6)而在「日本美術教育研究發表會50周年紀事」中,發現他繼續擔任中學校老師,並長期在美術教育領域上辛勤地耕耘著。(註7)

《臺南和敬女學校第10屆畢業紀念冊》,1941。一年三班團體照合影,中間左起:主任黑木政次郎、校長杉浦亮嚴、班級導師橫山文子。圖片來源:校園生活記憶庫

回到日本居住大半輩子的橫山,不知可曾在某些時刻,對在台灣短暫的青春歲月遙寄情懷?或許年輕時曾任職一高女的國分直一老師所留下的文字記錄片段,可替橫山代為回答:1933年11月,國分與御園生、中村等老師帶領畢業生前往屏東休業旅行。旅途中四個女同學頑皮地向國分說道:「老師,請唸出我們的名字!」「我不知道!」「不行!不行!不可以忘記!」他們以大人的口吻說道,並邊笑邊介紹著自己的名字分別為:春山ユアソ、楊彩霞、押見忠子,以及橫山文子,講完便滿足地手牽著手離開了。這是國分帶領學生畢旅的初體驗,旅途相當充實歡快,與學生們也有更進一步的相處與了解,然而同行的前輩中村老師所說的一席話,卻讓國分差點掉下了眼淚:

國分君,學生們都很開心,很好,這些有趣的事情再度回想起來,都是畢業後了,當他們做媽媽時,會想起學生時代,不管多小的事,以及你所講過的話。(註8)

#名單之後165

註釋:

  1. 辛金順,〈林百貨〉,【慢慢讀,詩】,聯合報-聯副創作,2020/01/13 : https://udn.com/news/story/12661/4279954(2021/08/01 瀏覽)
  2. 出自橫山文子學籍資料,特此感謝臺南女中秘書郭俊欽與校方在資料方面的鼎力協助。
  3. 〈首次入選者 臺南第一女高有三人獲選 校長大為歡喜〉,《臺灣日日新報》,第七版,1933/10/25。
  4. 橫山文子學生時期居住地址出自《臺南第一高等女學校本科第十四回畢業紀念冊》:https://collections.nmth.gov.tw/CollectionContent.aspx?a=132&rno=2020.006.1263#lg=1&slide=47(2021/08/03 瀏覽)
  5. 橫山文子擔任教員的身影首現於1941年臺南私立和敬女學校畢業紀念冊。校園生活記憶庫:https://school.nmth.gov.tw/search/detail/R-03-000001-484003(2021/08/06 瀏覽) 1944年畢業紀念冊亦有橫山留影,是筆者目前找到橫山在台任教的最終紀錄。
  6. 《台南一高女綠ケ丘同窓会員名簿》,1977/06。
  7. 橫山文子任職軌跡:1975年以前於愛知県半田市立成岩中学校任教,1976-1977年轉至愛知県東海市立加木屋中学校,1978-1981年調職愛知県岡崎市立光ヶ丘女子高等学校。「日本美術教育研究發表會50周年紀事」(日本美術教育研究発表会第50回記念クロニクル):https://insea-in-japan.or.jp/pdf/insea-50th-chronicle.pdf(2021/08/06 瀏覽)
  8. 劉益昌,《國分直一與臺南:不是灣生的灣生》(臺北:蔚藍文化,2021/05),頁8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