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孫淳美/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史系助理教授

梅原龍三郎
審查員 台展 第9-10回

圖 / 林嘎嘎

梅原龍三郎(1888-1986)常被認為是郭柏川(1901-1974)的日本老師,源自二人1930年代末戰爭時同在北平的創作題材。郭柏川1928年錄取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科,入岡田三郎助(1869-1939)畫室。事實上,直至受邀擔任台展第9、10回(1935-1936)評審員,梅原未曾任教過東京美術學校。

梅原是台展西洋畫部最知名的「在野」審查員,其一,他是「二科會」創始成員,其二,他不是東美校友。梅原與另一位京都同鄉安井曾太郎(1888-1955),並稱「昭和洋畫雙璧」,同是日本關西地區洋畫家淺井忠(1856-1907)知名弟子。二人先後赴法,各自發展了不同的「非典型」藝術生涯。安井1907年見證了當年秋季沙龍首次「塞尚回顧展」,次年(1908)梅原赴法,在巴黎盧森堡美術館看了雷諾瓦(A.Renoir,1841-1919)作品〈星期日午后的煎餅磨坊〉,深受感動。梅原親訪南法鄉居的雷諾瓦,古稀之年的大師親自接待了遠道而來的日本青年,梅原固定往返於南法與巴黎,至1913年返日。梅原首次個展的海報圖版,也是向大師致敬的作品〈首飾り〉(金色項鍊) (圖1)。(註1)

圖1-1. 梅原龍三郎(時名良三郎),《梅原良三郎油繪展覽會》海報,1913,《白樺社》主辦,1913年10月5-14日。Erin Schoneveld, Shirakaba and Japenese Modernism, Art Magazines, Artistic Collectives, and the Early Avant-garde, Japanese Visuel Culture, vol.18, Edition Brill, 2018, p.134.
圖1-2. 梅原龍三郎,〈首飾り〉(金色項鍊),1913,油彩畫布,47.4×45.3cm,囯立近代美術館,東京。

歐戰以來,不斷地受野獸派、立體派、前衛等藝術潮流衝擊,梅原這一代年輕的「帰朝者」(海歸派),亦如他們的前輩,面臨立足日本洋畫界的風格轉換、路線抉擇的混沌期,他不滿意「二科會」一再複製有如法國「分店藝術」的形式,覺得應在「下意識中,分別自然與傳統,流露出更為複雜,具有教養的種族之性情,以成就真正屬於我們的藝術。若非如此,則令人感覺殖民地的崇洋和空虛」。(註2)從此,梅原漸與日本的「新興(前衛)美術」分道揚鑣,1922年參與「春陽會」創立,1925年又同另一位留法的川島理一郎(1886-1971)一起加入「國畫創作協會」創設洋畫部門,兩人一起「斡旋」了「仏國大家」(法蘭西)馬諦斯作品〈花と女〉(花與女人)於「國畫會」展出(圖2)。(註3)在陳澄波舊藏明信片中,我們發現了梅原、川島等這段風格轉變期的作品圖版,可見當年「國畫會」洋畫展邀請表現東方主義的馬諦斯,吸引了新一代年輕人共鳴。1920年代起,梅原作品愈見走向融合東方元素的裝飾趣味,比如混雜野獸派對比用色的裸女題材〈裸婦ダリヤ〉(裸女與大麗花) (圖3)

圖2.〈川島氏の個人展 二日から博物館に開く〉(川島氏個展 二日開始於博物館開放),《台灣日日新報》,1927年12月1日(版5)。
圖3-1. 1927年第6回「國畫創作協會」展覽會明信片:梅原龍三郎,〈裸婦ダリヤ〉(裸女與大麗花)。蕭瓊瑞總主編,《陳澄波全集,第八卷﹒收藏(I)》,台北市,藝術家出版社,2014,頁174。
圖3-2. 1927年第6回「國畫創作協會」展覽會明信片:馬諦斯,〈花と女〉(花與女人)。蕭瓊瑞總主編,《陳澄波全集,第八卷﹒收藏(I)》,台北市,藝術家出版社,2014,頁173。

梅原與台灣結緣,也許來自川島,後者於1928年後多次訪台,1933年曾發表〈台灣歌妓〉(圖4)。梅原於1933年秋首次訪台,巧遇台展審查員的留法前輩藤島武二,梅原並獲邀參加於蓬萊閣的藤島離台前懇親會。梅原有一小幅油畫〈台灣少女〉存世,較之藤島來台所繪〈台灣娘〉,一朱紅熱情、一墨藍冷冽,可看出各自不同的東方情調。(圖5)大凡日本洋畫家尋覓立足本土的東方視覺符號,或取材戲曲人物、或描繪著長衫、旗袍女子,雖說日治時台展定調於「地方色彩」,然而「畫伯們」所擷取的東方元素,也是典型的「他者」觀看:一種情不自禁的異國情調。台展第9回(1935)的西洋畫部評審,除了藤島,也邀請了梅原。(註4)是屆台展開幕後,由東美校友李梅樹作東於三峽聚會,彷如台日師生同學會,出遊清水祖師廟前,樹下合影時,在場另一校友陳澄波也同步拿出速寫本,自另一角度捕捉了這個「決定性瞬間」,煞是有趣。(註5)(圖7、圖8)

圖4. 1933年第8回「國画創作協會」展覽會明信片:川島理一郎,〈台灣歌妓其ノ一〉(台灣歌妓[之一]),蕭瓊瑞總主編,《陳澄波全集,第八卷﹒收藏(I)》,頁175。
圖5-1. 梅原龍三郎,〈台灣少女〉,1933,39.5×27.5cm,台北寄暢園。林曼麗總主編,《不朽的青春-台灣美術的再發現》,台北教育大學,2020,頁232。
圖5-2. 藤島武二,〈台灣娘〉,1933, 41*32 cm,佐賀大學美術館。《生誕150年紀念-藤島武二展》,發行:東京新聞,2017,頁104。
圖6. 梅原龍三郎,〈台灣風景〉(文昌閣),1933,37.4×45.2cm,府中市美術館。林曼麗總主編,《日本近代洋画大展》,台北教育大學,2017,頁131。
圖7-1. 1935年李梅樹與梅原龍三郎(左二)、藤島武二(左四)、鹽月桃甫(左五),足蹬Polo鞋站立者,應為顏水龍(右一)。攝於三峽祖師廟前。《雄獅美術》,107期,1980(1),頁57。(圖版:「雄獅美術知識庫」)
圖7-2. 梅原龍三郎致李梅樹明信片,感謝招待三峽之行。《雄獅美術》,107期,1980(1),頁57。(圖版:「雄獅美術知識庫」)
圖8-1. 陳澄波,人物速寫(150)-SB20:35.11.1,1935,紙本鋼筆,13.5×18.2cm。中研院臺史所藏,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圖8-2. 陳澄波,人物速寫(151)-SB20(35.10-11),約1935,紙本鋼筆,13.5×18.2cm。中研院臺史所藏,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1935年梅原展出的〈櫻島〉(圖9) ,在宮田彌太郎眼中,「強有力地表現出葛飾北齋的紅色富士山那樣的古典美」。(註6)梅原連續三年來台,途中順訪日本最南端這座小島,先後發展了赤色、青色系列山景,他迷戀感官刺激的對比色彩,一生不綴,猶如這座日日噴發的〈櫻島〉小火山,如另一幅〈竹窗裸婦〉,被認為是梅原「確立自我風格」的代表作。(圖10)(註7)戰爭期間,梅原與藤島也先後被邀至朝鮮、滿州國的官展擔任評審。(註8)

圖9-1. 梅原龍三郎,〈櫻島〉,1935年第9回台展。
圖9-2. 梅原龍三郎,〈櫻島〉,1935,高島屋史料館收藏,彩圖:〈櫻島百景-大櫻島繪画展〉海報,鹿兒島市立美術館,2012。
圖10. 梅原龍三郎,〈竹窗裸婦〉,1935,90x71cm,大原美術館收藏。河北倫明,《梅原龍三郎》,日本近代絵画全集:第13卷,1962,頁38。

1939-1943年間,梅原6度赴北京寫生。(註9)他下榻王府大街旁「北京飯店」,窗外可遠眺紫禁城。梅原嘗試將礦物顏料混合油彩,敷塗於日本紙上;同在戰時「北平」的郭柏川,選擇將油彩繪製於宣紙上。(圖11)「以西方角度面臨中國,然而藉由繪畫材料來遠離西洋,以確保他困難的立足點」,(註10)雖在戰爭時期,二位台日畫家也留下難得的創作實驗與交流情誼。

圖11-1. 梅原龍三郎,〈楊貴妃〉,油彩紙本,1942。《梅原龍三郎與郭柏川》,台北市立美術館, 1998,頁88。
圖11-2. 梅原龍三郎北京留影。(中文百科: https://www.newton.com.tw/wiki/%E6%A2%85%E5%8E%9F%E9%BE%8D%E4%B8%89%E9%83%8E)

#名單之後151

註釋:

  1. 雷諾瓦1918年給梅原信中,詳述歐戰期間妻子去世、二子先後負傷經過,盼望有生之年,能再見梅原。然因戰爭阻隔,1919年底,梅原才從新聞獲知雷洛瓦死訊。遂於次年(1920)秋二度赴法,取道坎城寫生、過冬。1921年初拜訪雷諾瓦遺族,是年春,梅原的足跡也自南法延伸至義大利,抵拿坡里。信件參考:嶋田華子編著,《梅原龍三郎とルノワール : 増補ルノワールの追憶》(梅原龍三郎與雷諾瓦:追憶雷諾瓦增補),東京都 : 中央公論美術出版, 2010,頁96-99。
  2. 兒島薰,〈1920-30年代日本油畫中對於「獨特性」的探究-在歐洲與亞洲之間〉,《國立臺灣大學美術史研究集刊》,(37), 2014, 頁51。
  3. 1927年川島曾赴台舉辦「留歐作品個人展」於台北的博物館,川島1933年也曾發表來台所繪的〈台灣歌妓〉,該展報導也是《台灣日日新報》中第一次出現梅原的名字。參考:〈川島氏の個人展 二日から博物館に開く〉(川島氏個展 二日開始於博物館開放),《台灣日日新報》,1927年12月1日(版5)。
  4. 梅原以日本「帝國美術院會員」擔任1935年台展的評審員。參考〈台展-審查員表格〉,《台展資料庫》:https://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2te_lists/te_lists_judgment.htm
  5. 此處延伸20世紀法國紀實攝影家布列松(H-C. Bresson, 1908-2004)所提出的觀念,「決定性瞬間」意指選擇按下快門的關鍵時刻。參考:H.-C. Bresson, The Decisive Moment, ed. Simon and Schuster, 1952。
  6. 宮田彌太郎,〈第九回台展相互評-東洋畫家所見西洋畫的印象〉,原載《台灣日日新報》,1935年10月30日(版6)。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上),台北市,雄獅,2001,頁248。
  7. 兒島薰,〈1920-30年代日本油畫中對於「獨特性」的探究-在歐洲與亞洲之間〉,同前引,頁51。
  8. 藤島武二曾任1935年第14回「朝鮮美術展覽會」、1938年第1回「滿州國美術展覽會」西洋畫評審;梅原龍三郎任1939年第2回「滿州國美術展覽會」西洋畫評審。參考:吉田千鶴子,《近代東アジア美術留學生の研究-東京美術學校留學生史料》,東京都,ゆまに書房,2009。頁65、頁93。
  9. 河北倫明,〈梅原龍三郎年譜〉,《梅原龍三郎》,日本近代絵画全集:第13卷,1962,頁69-71。
  10. 兒島薰,同前引,頁56。